影評:天能 tenet

 Feb 6, 2021  |   MovieReview |   tenet

still

總評:

5.5/10

浪費時間
看看就好
值得一看
非看不可

前言:

其實本來是沒有要寫這篇的,是看了 Facebook 上有朋友們在討論這部電影裡面的一些細節,從中交織出一些個人的想法,覺得可以把它們寫下來。
寫的時間大概是 10 月左右,後來就放在一台新的冰箱 Google Doc 裡面冷凍,今天才整理出來。

細評:

先來看內容,首先繼承 Christopher Nolan 風格,天能同樣從一個概念出發:如果我們能逆轉某些物體的時間 (依照電影的解釋其實是物體的熵,而熵會標定時間的方向),會發生什麼事?
跟時間有關的電影很多,回到過去的電影也不少,但天能基本上完全不是上述類別的電影,倒流的角色是真的在時間軸上倒著前進,算是全新概念的電影。
若說概念相近的話,看過的應該是日本的 明天的我要和昨天的你約會 這部,一個角色正行一個逆行, 但 明天的我要和昨天的你約會 仍然是兩人都正行,只是到了午夜 12 點有一方會突然消失…?

天能令人驚豔也是最值得一看(唯一?)的一點,就是整部電影正逆處在同一場景的演出手法,體會前所未見的時間逆行方式,然後突然體會到: 對這才是逆行該有的樣子,其他都只能算是回到過去玩家家酒。
如果再打開 Youtube 去找一些片段的剪輯影片,甚至還有用分割畫面,把不同組人的行動同時間的活動同時間呈現, 重看會慢慢看到更多令人驚嘆的細節,例如跑過某個轉角的時候走廊的盡頭出現另外一組打鬥的身影, 看得出 Nolan 在這方面下了大量功夫,才能管好所有細節的部分,足以稱為時間管理大師(欸。

但這是優點也是缺點,正行跟逆行交織對觀眾的觀影形成強大的負擔, 持續理解大量對話裡的資訊,判斷哪些人是正向哪些人是逆向,實在稱不上是輕鬆的娛樂; 電影為了風格又不願意如 Steins Gate 動畫一樣現在幾號幾點幾分,如果理解慢一些很可能連現在是哪天在哪都搞不清楚。
而電影中一堆稀奇古怪的設定,很多時候也無法自圓其說,像是大家爭論已久被正逆武器打到究竟是受傷還是傷口復原, 怎麼討論似乎都會有矛盾,這部分放掉單純欣賞演出似乎比較好。

天能劇本上顯然不足以撐起它的概念,你說主角本來一位特勤隊員,怎麼突然就跟 Kat 弄出這千絲萬縷的關係? Sator 這位天選之人(? 對毀滅世界好像很有想法卻又不乾不脆,整個天能組織的存在也是朦朦朧朧。
另外,整個劇本的格局很大,濃縮到這兩小時的電影裡反而變成缺點,記得有一處主角在第一次任務後說要飛去孟買找軍火商問問題, 下一刻就出現在孟買街頭,彷彿前一刻的緊張刺激都不存在,平平穩穩搭 10 小時的飛機也沒什麼。
在這個複雜的劇本之下,卻又插進一些奇奇怪怪的片段,像是花了幾分鐘的水翼帆船,還有主角自己買的快艇載女主角上大船, 不是感受不到這幾幕的用意,就是覺得跟劇情沒太大關係卻又用掉一堆時間。

場景上最大的敗筆鐵定是最後的決戰,我知道動用大場景很花錢,但在最後的戰鬥裡,到底敵人在哪裡?這些敵人的身份又是誰?
除了一下飛機就在壕溝裡被解決掉的那幾位,其他場景的人都是一些躲在建築物裡射擊的身影,主角們瘋狂的開槍,卻像是在打空氣一樣, 整場看起來實在很像某種低成本製作的戰爭片;這幕裡我們也看不出所謂的 鉗形攻勢 到底有什麼意義,除了戰場上變得亂七八糟, 還有一棟大樓無論在正反時間裡都被炸成兩段,沒有什麼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表現。
整部劇情模糊以及最後的高潮沒有著落之下,以致一般人最有印象的只有:

  1. 機場精彩的正反打鬥。
  2. 鉗形攻勢這個名詞。
  3. 有一棟大樓正反時間都被炸成碎片。

音樂的部分算是令人失望的,特別是在前幾部全面啟動、星際效應那種扣人心弦、聽過一次就留下深刻印象的配樂下, 天能的配樂更顯得貧弱,我在電影院裡的印象就是一直 嘟嘟嘟嘟嘟嘟嘟,或是 嘰嘰嘰嘰嘎嘎嘎嘎 等等吵死人的配樂(特別是高速公路那邊), 因為天能劇情的關係,要讓音樂正聽和反聽都可聽,結果會變成音樂沒有高低起伏的變化,幾乎都是平的。

另一方面,youtube 上也有人把星際效應主題曲反過來放 (雖然我不知道這位仁兄是怎麼腦洞大開想到這麼做…), 其實也聽得出一些名堂,音樂的重點就在於跟畫面、情緒的結合,只要配合得好,哪首曲子不能反著放呢?
目前唯一有印象的配樂只有 Posterity 而已。

總結一下整個電影的評價:

看在拍攝手法的先進程度,我可以給他值得一看的總評,但說實話整部片的感受放在看看就好可能更適當一些。
在娛樂性、啟發上都沒有特殊的表現,如果 2020 再多一些強片的話,很可能天能只是一部稍微賣座的好萊塢電影而已。

個人感想:

後面這邊就跟電影裡面沒什麼關係。

在電影裡一個重要的概念就是熵,還有時間,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是一體兩面的事情,就如星際效應對話中的一句:

Time is relative OK? It can stretch. It can squeeze, but it can’t run backwards. Just can’t.

問題是時間究竟是什麼,正如電影開頭的科學家,示範玩弄逆轉子彈,正放是把子彈丟下,逆放則是抓住跳起的子彈, 在碰撞裡是沒有時間的,你無法從正放跟反放的影片看出時間的流向。
而熵的存在標示了時間的走向,正放是墨水滴到乾淨的水裡,反放會是髒掉的水自動分離成水跟墨, 任何人一眼就能看出只有正放是順著(正向的)時間走;或者你可以說時間不存在,我們會感受到時間是我們在觀察熵的變化。

問題就在這裡,熵只是我們用來描述亂度的物理量,用統計的方式來描述、量化<亂>這個狀態,逆轉熵只是一種便宜行事的說法, 如果我把一滴逆轉熵的墨滴進正常的水裡,請問它要變成髒水還是維持分離, 無論選哪一種都會違背其中一方對熵的假設,或者說是違背一方對時間方向的觀測。

這裡也可以回答電影討論上的一大爭論點,也就是:那些場景裡的逆轉物品是什麼時候出現的?
基本上只要抓住反過來放就是正常這點就行了,把一具屍體自然放著,它會慢慢乾枯、風化為塵埃, 逆轉屍體就是會從塵埃與土壤中慢慢出現一具屍體,最後在一瞬間活過來。
逆轉子彈的彈孔可能是比較難解的問題,畢竟歌劇院剛蓋完、在自由港的逆轉機剛安裝完成的時候,幾乎不太可能安裝一個有彈孔的椅子或是有彈孔的玻璃。 不過我們從電影的台詞中,如:

不要碰到逆轉的自己,會發生湮滅(Annihination)
正子不過是在時間中逆行的電子

大概可以斷定逆行物體在天能中被類似為反物質,所以彈孔的回答簡而言之就是:
在更早時候,還有別的事件在椅子上打上彈孔,就如同我們觀察到反物質,必定來自於更早發生的一次物質與反物質成對出現的事件, 而為什麼會如此,大概就要先回答為何我們這個世界,只有觀察到物質而反物質幾乎不存在這個物理學的千古難題了。
不過我想天能本身就奠基在一個空想的設定之上,在劇本根不上設定的情況下,實在沒必要去細究,只會累死自己而已XD。


跟逆轉時間的故事,無可避免都必須要處理祖父悖論的問題,也就是回頭去殺掉祖父則這個我會不會存在,一般會有兩種解除的方法:

其實兩種說法都說得通,既然如此為何還會有祖父悖論的問題?
我覺得,祖父悖論真正點破的,因而讓人惴惴不安的,是我們人類對自身意志的想像。
在一個命定的宇宙裡,如果被告知<你>曾經回去試圖殺了祖父(而且還失敗),然後命令你為此作好準備, 我想一般人自然都會有一絲疑惑:如果我不去會怎麼樣?如果我多做一些準備,結果會不會有所不同?如果不同的話,現在的我會知道嗎?
就如同開頭主角用槍吸回逆轉子彈的場景,無法解答的問題在於,如果我把逆轉子彈塞進槍(即使是一把正行槍)裡, 用撞針去撞它,難道它真的就不會擊發?無論我扣扳機一次、十次、一百次?

採用命定的理論,祖父悖論會從根本上就在否定意志存在的意義,而這會讓人十分困惑。

畢竟,我們人類是有自由意志,可以作出選擇改變自我與世界。

是嗎?
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